张玉海,90岁,出生于祖传中医世家,三张鲁医院首席专家,从小善于钻研中医、古典医籍,历尽毕生精力,将古老的中医秘方与现代治疗技法密切结合,从事临床工作70年,曾治愈骨髓炎、脉管炎、椎间盘突出、骨质增生、乳腺肿块、皮肤癌、胃腺癌、骨癌、电、火烧伤
患者二
时间:2016-01-28  作者:网站管理员   点击:
前几日我领着外孙,到三张鲁医院疗脚疾,见到了正查房的以外科见长、名闻遐迩的老中医张玉海老先生。思路清晰、话语铿锵的张老先生耳不聋、眼不花、腿不颤、手不抖,声音如钟,走路生风,我怎么也不敢相信,他已是92岁高龄的老人了。顺口溜说:“90岁,躺在床上。”可90多岁的张老先生,不仅没有躺在床上,每天还接诊、查房。真不知他用什么法子,保养的这么好、这么健康。莫非他有什么还老返童的“灵丹妙药”?见我惊疑,张老先生解开上衣领下两个扣子,让我看。我看到他的胸腔心脏部位,贴着一贴膏药。他拍拍胸腔,说:“不偏吃、不偏喝,就吃咱配的防衰益寿丸;哪疼、哪痒,就贴咱熬制的膏药。有肿消肿,有气撵气,有疼治疼,活血化瘀,有病治病,无病强体。咋会不长寿?咋会不健康?咱这膏药、灵药,一般人他弄不成!”
 
提起他们张家的膏药和灵药,我的思绪一下又回到了20年前。那是1996年春天,我正在一家新闻单位当编辑,有人领着我来到了位于平顶山火车站的张氏诊所。当时宝丰县烟草局职工赵某某,正在这里疗脚疮。赵某某脚上长了个大恶疮,学名叫骨母巨细胞瘤。他大小医院去了十多家,大夫们都说要保命,就得截肢。才20岁出头,刚结婚不久的赵某某,接受不了这个诊断结果,他对父母说:“我不截肢,我一截肢,不就成了废人了,就是死了,也得落个囫囵尸首!”家人知道他说的是气话,也知道他的疼处。可不截肢,又能怎么办呢?那根救命稻草在哪里?起死回生的良医在哪里?原不信神不信鬼的母亲,这时不住祈求祷告,盼望神医天降,救救她心疼的儿子。
 
全家人苦苦地寻找着良医,寻找着良方,全家人忍受着痛苦的煎熬,到处打听,到处询问。就在这时,有人给他们指点,让他们去平顶山火车站的张氏诊所,找张玉海老先生,看他有什么办法没有。“大医院都没门保住这只脚,他能行?!”有病乱求医嘛,离得又不远,去试试看。就这样,在半信半疑中,家人把赵某某,从市里的一家大医院,抬到了张氏的这家小诊所。揭开贴在疮口上的纱布,一股恶臭袭来。张玉海老先生,闻着呛人的恶臭,查看了一番比小孩嘴还大的疮口。说:“这疮我治过,能治。”接下来,张老先生就亲自动手,给他清洗了疮口,上上了自己烧制的灵药,又给他贴上了自己熬制的膏药,同时给他挂吊针输水消炎。说是能治,真的能治吗?我是半月后换药时,去到张家诊所,看到了赵某某的疮。我看到那烂菜花一样的疮口后,打了一个了冷颤,心中发了怵。赵安民的父亲,把我叫到一边,一脸无奈地说:“我看,他这儿也就这样了,半月了,不见好,唉……再不中,就……”我知道他的言外之意,不行就早走人。我对他说:“他说能治,您就耐住心再治一段看看。”又过了一星期,有人捎信让我过去看看。莫非赵某某走了?我骑自行车子到了张氏诊所,见到赵某某的父亲,一脸笑意。看来我猜的情况不对。果不其然,张老先生让我来看给赵某某换药。揭下膏药后,老先生用镊子指着说:“你看,新肉芽!”我一看,真是鲜鲜、嫩嫩的新肉芽。这时,老先生才“揭了宝”,说:“他这种疮,不能急着收口,要不疮口长上,里边不好,还会坏事。前一段时间,是打基础,往后才让它收疮口。”啊……怪不得开始那半月不见动静,原来奥秘就在这里。
 
半年过去了,赵某某的恶疮,在张氏诊所治好了。第二年秋天,我到宝丰县烟草局采访,见到了当着保卫科长的赵某某。他刚从球场下来,我惊奇地说:“你现在还打球?”他说:“我的脚已经好的利利亮亮了,又跟过去一样,能打篮球了,你看,没一点事了。”说着,他脱下鞋袜,让我看。我看后,他又动情地对我说:“张伯一家的恩情,我永远也忘不了,是他们给了我第二次生命。”
张玉海老先生对我说:“现在要医治赵某某那种疮,更轻活了。最近俺熬制出的三色(红、白、黑)膏药、烧出的五色(黑、红、黄、白、紫)灵药,比过去的那些,疗效更好更强了。特别是我配制的防衰益寿药丸,有病治病、无病健身,谁服都有益处,现在大人小孩,都打电脑、玩手机,吃点这东西有好处,特别是中老年人和癌症病人,吃点这药丸,很有必要。谁要不相信,让他来看看我,看看我这身板骨。”停了一会儿,张老先生又说:“其实,说白了,我研制这膏药、这灵药、这药丸,就是给人一根救命稻草。”好一根救命稻草!但愿有更多的人认识它,有更多的病人用上它,祛病健身,延年益寿。